《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Natari对曾经为《死亡笔记》责编的吉田幸司先生的采访。

引言:创作了《死亡笔记》《爆漫王。》等热门漫画的大场鸫与小畑健组合在12月号的《Jump Square》上开始连载新的漫画《白金终局》。这是两人继上次连载结束三年半后再次搭档创作的漫画,主角是失去生存希望的少年架桥明日,讲述人与天使的故事。

为纪念连载开始,Natari采访了曾经为《死亡笔记》责编并再次担任《白金终局》责编的《Jump Square》杂志的副主编吉田幸司先生。我们请他讲一讲这对组合成立的契机、《死亡笔记》背后的故事以及由他对《爆漫王。》这部有以他为原型的角色登场的作品的感想。当然我们还会详细谈谈《白金终局》的启动过程。

采访・撰文・摄影 / 宫津友德

我以为《死亡笔记》短篇会是恐怖漫画

《白金终局》是大场老师与小畑老师的组合创作的第三部漫画,您原先担任过两人的第一部漫画《死亡笔记》的责编。

吉田:是的,短篇漫画和连载漫画的责编都是我。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吉田幸司

小畑老师当时已经不是新人,而大场老师则是刚刚出道,两人是怎么会做搭档的呢?

吉田:这得从很久以前说起了(笑)。当时是我进入集英社工作的第二年,担任堀田由美老师和小畑老师合作的漫画《棋魂》的第二任责编。我接过责编工作时《棋魂》已经快要完结,还有十个月左右。《棋魂》的连载末期,当时《周刊少年JUMP》的主编茨木(政彦)说:“该想想小畑老师的下一部作品了。”我正思考各种可能性时,大场鸫这位漫画编剧横空出世了。

当时大场老师已经在构想《死亡笔记》了吧?

吉田:是的。一位编辑前辈与大场老师讨论过短篇的分镜稿。茨木先生得知此事后就对小畑老师说:“我这里有不错的漫画剧本,《棋魂》完结后,您不如先画个短篇?”当时我是小畑老师的责编,便也做起了大场老师和这部短篇漫画的责编。我第一次见到大场老师时,短篇的分镜稿已经基本完成。我读完分镜稿便觉得小畑老师应该会画成恐怖漫画,在夏天刊登也挺合适的。我就和大场老师一起增加了一些细节,将略微修改过的分镜稿交给小畑老师,由他完成短篇漫画。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死亡笔记》短篇画面

短篇漫画与连载版的感觉很不一样。名字写在笔记上而死去的角色可以经由橡皮擦消去名字而复活。

吉田:说实话短篇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世界奇妙物语》里那些突然浮现在脑海里的奇想故事。刊登之后,这部短篇在读者调查问卷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我当时认为凭借小畑老师的画以及引人入胜的恐怖氛围,这篇肯定能够名列前茅,但并没有想到会得第一名。结果这么好,那不如就考虑出连载漫画吧。

大场老师却说他想创作的故事是少年捡到笔记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

那么连载漫画版里的杀人狂与名侦探的智斗故事灵感又是来自何处呢?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死亡笔记》第一话的末尾

吉田:我对大场老师说连载漫画可以是短篇故事集,内容是各种各样的人捡到笔记后以不同的方式使用笔记。大场老师却说他想创作的故事是少年捡到笔记后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他创作短篇漫画的初衷是想看看这样的故事刊登在《周刊少年JUMP》上会有什么反响。我当时只考虑过画短篇集,完全没有想过漫画会只讲一名少年的故事,这个构想极其有趣。一直使用死亡笔记的少年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我们在讨论中就觉得要增加一个角色,他会追踪捡到死亡笔记的少年,而少年则是邪恶的代表,有两位主角的故事会比较受欢迎吧。

的确第一话并不是以月用死亡笔记杀人结束,L的出场画面也不少。

吉田:现在回想起来,《死亡笔记》的故事形态就是那时定下来的。若只以捡到死亡笔记的主角少年来讲故事,那么剧情可能就是他一直在杀人,这样L也无法登场。实际连载过程中我们都有思想准备。开连载会议时,无论是大场老师还是小畑老师都明白这部漫画很难改编为动画,若是发生什么事,连载就得中止,但是两人都认为故事非常有趣,会尽力而为。

不过《死亡笔记》后来改编成了小说、电影、动画、音乐剧和电视剧等,这都是连载之后发生的事。

吉田:几乎所有漫画都会在连载期间改编为其他形式,我们也讨论过改编《死亡笔记》的多种可能性,但还是决定先连载完再说。鉴于故事内容,我觉得这部漫画能够画完已经很幸运。

用讨论方案以外的构想作为分镜稿

连载中,您是和大场老师、小畑老师三人聚在一起开会讨论吗?

吉田:从来没有过。《死亡笔记》连载期间,两位老师仅在编辑部的年会上见过三四次。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吉田幸司

两位老师不会特意就故事的发展和绘画等方面交流意见吗?

吉田:不会。两位都对对方的领域不予置词,只努力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内做到最好。比如最初画短篇的时候,在大场老师的分镜稿中流克是人形的恶魔。小畑老师先是根据分镜稿画了人形恶魔,但在给我看过角色的设计后,他又觉得画成怪物比画成帅哥更好。如果死神太帅,那观众的注意力就全被他吸引走了。实际的主人公又是少年,这会对故事产生不利影响。我就对大场老师说流克就按照小畑老师的意见画成怪物模样会比较好。原先设定的死神真的非常帅气(笑)。

那么几乎就是由大场老师和您构思故事。《死亡笔记》需要为下周预留强烈的悬念,两位想故事很辛苦吧。

吉田:我只记得每周都在拼命。虽然结局的意象已经有了,但是我们也不清楚故事会有多长,所以每次会议开始的第一句话都是:“故事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下周要怎么办啊。”

啊,但你们还是埋了很多伏笔。

吉田:首先我会仔细回顾上一回的剧情,尽可能地说出所有自认为不错的构想,大场老师和我讨论后,他会表示想想讨论方案以外的可能构想,会议一般至此结束。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死亡笔记》

这样分镜稿的剧情反而会别出心裁。

吉田:是的。当然不是每一次都这样 ,大场老师也会直接决定下周的故事线内容。《死亡笔记》最本质的乐趣就是“让读者完全想不到的故事进展”。这个世界上很少有能够想出有趣点子和故事的编辑,我自己也不是那类人,只是个平凡的人。若能将普通人的想法罗列在大场老师面前,他就会知道这些是谁都能想到的主意,这样他再去想一般人想不到的有趣点子就更容易了。这就是普通人和身为普通人的编辑能给这些创作故事的人带来的好处了吧。

《爆漫王。》的故事让我很为难

两位老师合作的第二部作品就是讲述漫画家与编辑关系的《爆漫王。》,您完全没有参与这部漫画吗?

吉田:我和《爆漫王。》完全没有关系。《死亡笔记》完结之后,我有听大场老师说过他认为将《周刊少年JUMP》的故事画成漫画会很有趣,但当时我已经不再是两位的责编。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爆漫王。》中吉田与他担任责编的漫画家平丸一也的对话

您看过《爆漫王。》之后怎么想呢?里面有以您为原型的编辑登场。

吉田:好讨厌有和自己同名的角色登场啊(笑)。

吉田的出场次数明明很多啊(笑)。他在动画里还很激动地说过一句台词:“有才能的人不画漫画就是罪过。”

吉田:我可没说过这种话啊(笑),倒是有做过与《爆漫王。》里的吉田类似的事情。《驱魔少年》的作者星野老师说我曾经做过,不过我不能透露是哪件事(笑)。话说回来,我其实觉得最高和秋人挺讨人厌的,这可能是我在漫画行业工作的关系吧。他们很自大,说的话也容易招人误会。

因为他们还处于青春期,内心充满毫无原因的自信吧。

吉田:故事开始他们遭遇挫折的时候,我觉得他们还挺有自信的。之后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却也画出了很多《周刊少年JUMP》内部的情形,身在里面工作的我知道很多事做起来并不简单,所以《爆漫王。》真是一部讨人厌的漫画(笑)。三年半前我从《周刊少年JUMP》调到《Young Jump》后又重新读了一遍《爆漫王。》,其实还是很有趣的漫画(笑)。

无论是谁当《死亡笔记》的责编,这都会是一部有趣的漫画。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死亡笔记》第一卷

《周刊少年JUMP》的相田先生是《爆漫王。》的责编,他在《电影旬报》2015年9月下旬号的《爆漫王。》特集里说:“吉田先生曾经对我说:‘看了相田先生做责编的《爆漫王。》后,我才有自信说《死亡笔记》是我和两位老师共同创作的作品。’”这句话的背后包含着什么样的想法呢?

吉田:他还说过这样的话啊。我不是想说我也是创作者这种自大的想法,而是「我终于能对别人讲我是这部作品的责编」的感觉。《死亡笔记》开始连载是我进集英社的第三年,还是个不怎么上道的编辑。就像我刚才说的讨论会情形那样,我就只能想出些普通的点子,大场老师能够想出有趣的故事,小畑老师能够画出漂亮的画。我只是个运气很好的责编,无论是谁当《死亡笔记》的责编,这都会是一部有趣的漫画,我一直是这么想的。但是《爆漫王。》连载开始不久后,我发觉若是我来做责编,这故事走向会稍微不同。总之我觉得最高和秋人的性格很恶劣,搞不好还会和大场老师提意见吧。(笑)。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爆漫王。》第十四卷,封面为七峰透

这是您第二次说两位主人公的性格恶劣了(笑)。

吉田:《爆漫王。》里的七峰透会指挥多个人为他构思漫画,我觉得这种基础设定虽然不错,但为什么不展现一下他也喜欢漫画这一点呢?可能是我自己的感情代入太深。冷静下来想想,七峰透是敌人,所以这种设定是正确的。如果增加他身上善良的部分,那打倒他的快感也会减少。不过我实际见过的漫画家都很热爱漫画,都是在拼命画漫画。所以如果我是《爆漫王。》的责编,那么这肯定是个不一样的故事,虽然我现在说这些“如果”也没什么意义,但如果《死亡笔记》让别人来做责编,那肯定也是个不一样的故事。我想明白这一点后才觉得自己当初还是有点作用的,大概就占到全部功劳的5%吧。

我想三人再次一起创作漫画

自《爆漫王。》完结至《白金终局》连载开始,中间有三年半的空白期。大场老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构思这部漫画的呢?

吉田:大概是在《爆漫王。》完结后想出来的。《爆漫王。》里不是有很多漫画吗?其中一部有天使的故事,他把天使、翅膀、弓箭这几个关键词堆在一起想出来的。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白金终局》的彩图

从那时起到有具体的故事花了不少时间吧?
吉田:是的。大场老师也有充电,慢慢地构思故事。创作者在长期创作后,会有改变风格和不改变两种类型,像是一直画少年漫画和后来转为青年漫画的,但不变的人比较少。我在离开《周刊少年JUMP》转到《Young Jump》工作时,有请人和两位老师打招呼,若是有机会想再次合作。我想三人再次一起创作漫画。在这期间,小畑老师接到了为小说《杀戮轮回》画漫画的邀请,大场老师也同创作出《邻座的怪同学》《我与你的重要谈话》等漫画的Robico老师搭档画了一篇短篇漫画。这期间我又调到了《Jump Square》并工作至今。

小畑老师可以根据作品自由调整画风

《白金终局》是天使题材,从角色来说与《死亡笔记》里的死神正好反过来,两者都有翅膀倒是很类似的设计。

吉田:小畑老师很喜欢画天使这个主题,也积极地表示想画,只是这样就很像《死亡笔记》的哥特风,但有时画重复的东西也是无可奈何。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吉田幸司

小畑老师看完分镜稿后说了什么?

吉田:他看完之后和实际画之后的想法有稍许不一样。现在他还在画《白金终局》的第一话,拿已经完结的《杀戮轮回》来说,他看过原作小说,最开始的想法是画些有趣的东西,但是他在画第一话的分镜稿时却怎么也画不出满意的效果,便找我来商量。我想这可能是和刚完结的《爆漫王。》的画风还在影响他。我便对他说:”这次是人会无限死的故事,我想看您更黑暗的画风。“之后他便画得很顺利。

确实小畑老师的漫画给人的印象的都很不一样。
吉田:我觉得《死亡笔记》与《杀戮轮回》在画风上很相似,虽然中间隔着《爆漫王。》。严格来说,小畑老师并不是回归到以前的画风,而是在画不同的风格中持续进化。根据不同作品改变画风不是易事。小畑老师很了不起,虽然他的绘画经验非常丰富,但仍然以故事剧本为优先,他始终在考虑如何用画将分镜稿的有趣之处表现出来。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小畑健画的《白金终局》草稿

那《白金终局》具体是想用怎么样的画风呢?
吉田:我们讨论了很多,最终决定用几何图案风格。《白金终局》讲的是人与天使的故事,自然会出现天使的光环。若是画成哥特风,小畑老师肯定会画成王冠一般的精致光环。但这次我们想走简洁风。舞台虽然是现代背景,不过我们想用近未来感强烈的几何图案风格。

新作的主题是“幸福”

《白金终局》在《Jump Square》预告连载的时候有一句宣传语:”送给想要获得幸福的你。“这是故事的关键词吗?

吉田:死亡笔记的主题是“恶”与“死”,这次是“幸福”,想要描绘的是少年主角获得幸福的过程。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Jump Square》2015年11月号上的《白金终局》预告

我事先已经拜读过第一话的分镜稿,它给我的感觉还是悬疑风。
吉田:我个人认为,生与死互为一体,读者最喜欢看与生死相关的故事冲突。这次的关键是「自由之翼」与「爱之箭」,读者应该会想要看出场角色的生存方式和未来的命运。

两位老师是第一次在月刊杂志上连载,与周刊杂志在创作方式上有什么变化吗?
吉田:我自己也是刚开始在月刊杂志工作,非常忙碌。以一话为单位,周刊杂志是二十页左右的工作量,月刊杂志则要翻上一番,两者完全不一样。每一话的看点特别重要,而《死亡笔记》则是将如何连接下一话放在第一位考虑的。

每一话要有高潮和完整的结局吗?

《白金终局》责编访谈——创作出《死亡笔记》《爆漫王。》的组合的过去与未来

吉田:是的。但每个月只有一话,我有时还是希望故事里有能让读者对下一话产生强烈兴趣的悬念,也进行过反复尝试。我们已经想到了新的方式,非常期待。大场老师和小畑老师应该也是相同的心情。另外这次我们也尝试了以前没做过的事情。相比《少年JUMP》,《Jump Square》在故事和绘画上的尺度更大。
吉田幸司

《Jump Square》在《白金终局》开始连载的12月号就要迎来创刊八周年纪念,今后杂志的方向是什么呢?

吉田:《少年JUMP》的标语是”某某老师的漫画只能在JUMP上看到“。那《Jump Square》就是希望有越来越多只能在《Jump Square》上看到的漫画。漫画杂志都有自己的风格,题材、画风都和杂志的风格挂钩,而《Jump Square》并不想特别花力气建立自己的风格,而是更希望能够刊载其他杂志没有的漫画,或是让读者想不到会在《Jump Square》上出现的漫画,我们要做的是独一无二的漫画杂志。我们希望让读者能够称赞《白金终局》是部很厉害的漫画。

原文:https://natalie.mu/comic/pp/platinumend

开始翻译后发现贴吧的lawofueki已经翻译过,翻译完之后再与他的翻译做了对比,纠正了自己的一些错误,在此表示感谢。

lawofueki的版本:https://tieba.baidu.com/p/4140693363?pn=1

原创文章,作者:死亡笔记中文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athnotecn.com/interviews/44/